永利304电子游戏网站 >国际 >涉「挞朵」识机管局CEO 保安放行 马逢国违法带发Gel上机 >

涉「挞朵」识机管局CEO 保安放行 马逢国违法带发Gel上机

建制派立法会议员马逢国涉滥用议员身份,本周一离港赴北京时,唆使机场安检人员批准他违规带液体入禁区。当天他手提行李有一支200克装发型造型啫喱,违反不准带100毫升以上液体、啫喱上机规定,保安要求他弃置或将对象寄舱,遭他拒绝。知情人士更指马曾「挞朵」表明为立会议员兼扬言「我识林天福(机场管理局行政总裁)」。经多番交涉,马获准带违规发Gel上机。马承认曾与保安理论,但否认「挞朵」,对为机场保安带来不便表示歉意。

媒体接获投诉指,当日马逢国在离境大堂进行安检时,有机场保安人员发现其背囊有一支200克装的发Gel,超过民航处不准带100毫升以上液体、啫喱上机的规定,建议他寄舱或弃置,遭他拒绝,他并称「搵上级过嚟同我倾」。另一机场保安人员重申该支发Gel不能手提上机,马随即表明为立法会议员,投诉人指,马曾说「我识林天福(机场管理局行政总裁),叫话得事嘅嚟倾」。随后一名较高级的机场保安人员与马多番交涉后,马终获放行,成功将不合规格的发Gel手提上机。

为保安带来不便表示歉意

记者23日中午曾经致电马逢国求证,身在北京的他说:「唔系完全系咁。」他承诺傍晚返港后回复,但记者多次致电及短讯查询,一直不获回复。至24日早记者在立法会发现马及提出查询,马承认曾与机场保安人员就发Gel争论过,指该发Gel放在一个软袋内,并已接近用完,含量不多于一成,认为机场保安要求不合理,「你不如搵个上头同我讲」。
马指,当时相关职员多次向他说「我系最高级㗎嘞」,他不同意,「我话你最高级?唔系喎,机管局最高级嗰个叫林天福!」他强调过程中并无透露自己认识林天福,绝无意向保安人员施压。马指,其后有第三名机场保安到场,在发Gel盖上索取少量样本作化验,证实为发Gel,就准许他带该支发Gel上机。至于曾否「挞朵」表明是立法会议员,马说:「佢(机场保安)问我,我咪同佢讲,话你畀个理由我,如果你话真系唔畀我过,咁冇所谓,不过因为我都系议员,都好想知点解唔得」。
马在傍晚举行记者会,否认「挞朵」,「我冇exactly讲,我唔系好记得,可能讲过一下我自己系议员,但我冇话我系『挞朵』」。但他承认对容器和容量的理解有误,对为机场保安人员带来不便,表示歉意,日后会携带符合规定的容器上机。